中金在线 > 全球股市 > 美股

8月21日国际财经头条新闻

2015-08-21  中金在线/股票编辑部  佚名

  导读:
  全球股市下挫 中国PMI数据加剧经济增长担忧
  路透:美联储紧缩周期如何展开将取决于通胀变化
  齐普拉斯辞职宣布提前选举 出险招意在排除反对者
  “安倍经济学”难阻日本经济颓势
  
  北京时间21日路透报道,全球股市周五下挫,因财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8月初值创2009年3月以来最低水准,令投资者纷纷投向公债和黄金以避险。
  油价和新兴市场资产也受创,市场担心中国经济放缓或影响全球经济增长。
  MSCI明晟亚太地区(除日本)指数下跌2.1%,至2012年7月27日以来低点。
  经济与中国紧密相关的国家的市场下跌。日本股市日经指数跌2%,韩国综合股价指数跌2.2%。
  市场人气已经受到隔夜美股疲软的打击,中国制造业数据低迷更是雪上加霜。
  国财新传媒周五公布“财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预览”,8月PMI初值数据续降至47.1,创2009年3月以来最低水准,当时为44.8。这是该指数连续第六个月处在荣枯线下方。上月终值为47.8。
  由于此前公布的7月数据已经逊于预期,这次数据进一步加剧了中国经济放缓的担忧。
  “目前市场将最坏情形反映在价格上,”汇丰亚洲股市策略主管Herald Van Der Linde表示,特别是在人民币汇率不确定性下,“人们说这是一大风险,并离开市场。”
  沪综指下跌逾1%至200日均线下方,此为2014年7月以来首见,本周跌幅已深达7.9%,这也是海外市场标准普尔500指数跌至六个月低点的原因之一。恒生指数盘中下跌1.9%。
  MSCI明晟新兴市场指数跌1.5%至六年低点。
  在中国PMI数据公布后,美国股指期货亚洲盘中下跌超过0.4%至六个月低点。澳元跌势扩大,下滑0.4%至0.7305美元。
  市场动荡推动金价升至一个多月来最高。
  避险资产--美国公债收益率亦进一步下滑。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7月会议记录没有提供多少近期会升息的线索,从而削弱了9月升息预期,这已经推动美国公债收益率走低。
  “美国市场近来表现不错,在一定程度上被视为避险天堂。这种看法似乎已有所减弱,美股标准普尔500指数收在维持了数月的交易区间下放--信用市场和美国公债收益率曲线已期盼这种结果有一段时间了,”IG首席市场策略师Chris Weston称。
  美国公债收益率下跌令美元承压。美元兑日圆JPY=交投在接近三周低点123.25日圆,脱离隔夜高点124.16。
  欧元兑美元盘旋在接近两个月高点1.1250美元,欧元周四时大涨1.1%。
  除了担心中国,新兴市场还感受到土耳其里拉造成的动荡。土耳其筹组联合政府的讨论经过多月协商之后破裂,导致土耳其里拉兑美元周四重挫至纪录低点。
  大宗商品方面,原油恢复下行趋势。美国原油跌0.4%至每桶40.91美元,周四曾触及多年低点40.21美元。(完)
  (编译 孙国玉/李春喜/许娜/张明钧/李婷仪 审校 龚芳/艾茂林/杜明霞/王兴亚/郑茵)(路透中文网)
  
  
  
图中为百元面额美元纸币。 REUTERS/MIKE SEGAR

  新浪美股讯 北京时间21日下午路透报道,那些计划9月就开始升息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官员们,受到美国就业强劲增长的鼓舞,但通胀是决定美联储能在升息道路上走多远的关键因素。
  一些美联储官员曾说过,不必看到物价涨势加速就可以开始升息。而且失业已降到了2008年4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似乎已让升息变得势在必行。
  但是,了解联储辩论情况以及通胀研究现状的现任和前任官员认为,在不能证明物价处于上升之势时,信心要有巨大飞跃,升息之路才能走得更远。
  如果在美联储升息过程中物价保持停滞,那么经通胀调整的“实质”利率上升速度将会快于美联储希望的水平,并威胁到经济复苏。经济学家对于后危机时代通胀如何变化并不是非常确定,因此,做出就业市场紧俏会必然带来物价上涨的假设,可能是冒险之举。
  美联储的前研究主管David Stockton表示,“通胀的一大组分将会非常特殊和无法解释,”使得决策者只能尽力猜测。
  他表示,在开始升息后,美联储主席耶伦将带领其他联储官员,对通胀数据所显示的真实情况进行“冷静、不感情用事的审视”。
  “如果通胀率并未回到目标水平...那么她就能支持采取缓慢升息的路线。”
  新风向
  美联储将于8月27-29日在杰克森霍尔举行年度经济会议,通胀问题将是关键议题。
  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助理副总裁Michael Owyang表示,在2007-2009年经济衰退期间,通胀率下降幅度不及预期,但在经济复苏时期的回升势头也弱于预期;有人怀疑,现在通胀率可能仍难以动摇。
  “现在有许多相关的新研究...我并不确定各界对于政策如何影响接近零的通胀率达成了共识,”Owyang说,意指美联储利率目标自2008年底以来一直接近零。“通胀风向已经改变。”
  而世界其他地方的形势也不妙。全球经济疲弱打压大宗商品价格。美联储升息的前景则推升美元,降低了进口物价从而进一步削弱了通胀。
  这已经让美联储的预估失准一年之久,根据其7月会议记录,这仍是主要疑虑,并且是可能导致首次升息时点从9月16-17日政策会议延后的风险因素之一。在会议记录披露联储内部有关通胀的争论后,投资人对于9月升息的预期降温,对12月升息的预期则升温。
  美联储亟欲摆脱零利率,并创造出一些政策转圜空间,其仍有可能采取行动。但某种程度而言,美联储也需要通胀方面的配合。
  政策缓冲空间小
  美联储将通胀目标设为2%,部分原因是为了让联储可以调高指标利率,并在经通胀调整的利率不会上涨太多的情况下为货币政策建立缓冲,以应对新的经济威胁。美联储对于“中性”联邦基金利率约在3.75%的估值,是建立在通胀率升至目标的前提上,除非通胀达到目标水平,否则收紧政策循环就该缓慢推进,甚至停止。
  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总裁洛克哈特表示,“对于我们而言,见到通胀向目标靠拢...会是一个重要的讯号,因为我们正考虑在升息过后该采取的决策。”
  美联储最新预估显示,通胀率料将在2017年触及2%目标,而利率将在明年的某个时点达到中性水准。
  第二季通胀率仅为0.3%,就连美联储偏爱的扣除食品及能源价格的物价指标也仅上涨1.3%,而自2013年以来该指标涨幅便不断下滑。
  近期的研究显示出通胀情势变化有多大。例如,根据美联储在华盛顿的理事会研究,失业下滑以及随之而来的薪资调升,已经不再像1960与1970年代那般能够推动短期通胀。那可能反映出劳动力占物价的份额正在下降,或者劳动力市场紧俏不再必然能转化为可观的薪资增长。
  研究也显示出1990年代某段时间失业率与短期通胀出现脱钩,物价增长趋平,与就业水平的变化毫不相干。
  与此同时,消费者与企业的预期反而被认为扮演了更加重要的角色。
  自从2007年起,一系列冲击也为物价带来压力,首先是美国金融危机,接着是欧元区的债务困境、中国经济放缓、全球大宗商品市场动荡,以及家庭努力减债与增加储蓄。
  耶伦任内的成就,或将系于她与其他联储官员的观点是否正确无误——他们认为这些影响终将证明是暂时的,美国经济比表象更加“正常”,紧俏的劳动市场最后将会激发物价上涨。
  这种信念的背后,有数十年的主流理论做为根基--亦即失业率与通胀之间有一种反向“菲利普斯曲线(Phillips curve)”的关系。这些年来,这种关系似乎已见减弱,部分人士认为,叶伦应该寻找更多与通胀相关的证明,否则可能有决策错误的风险。
  目前升息的争论点在于“强烈假设就业目标已经唾手可得,菲利普斯曲线的理论运作如常,风险接近平衡,”目前任教于达特茅斯大学的前美联储委员会顾问Andrew Levin表示,“不幸的是,如果这些假设错误,那么到了明年夏天,在明显证明他们出错之前,利率可能已经位于1-1.5%了。”(完)
  (编译 张涛/徐文焰/张明钧/陈宗琦;审校 王丽鑫/戴素萍/张明钧)(路透中文网)
  
  
  据彭博社报道,北京时间周四晚间,希腊总理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宣布将辞职并提前举行选举,这位心烦意乱的领导人可能会借此举来排除反对者并寄望在重掌权力时看到一个更易于管理的联盟。
  齐普拉斯称:“现在希腊人民需要行使发言权,用你们手中的选票来决定谁将领导希腊走过前方艰难而又充满希望的道路,以及决定采用怎样的方式。用你们的选票来对我们做出选择。”
  在齐普拉斯结束电话讲话后,他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前往另一扇门并向里面的希腊总统帕夫罗普洛斯(Prokopis Pavlopoulos)递交了辞呈,同时请求他迅速启动选举程序。一位政府官员早些时候透露,投票可能最早于9月20日举行。
  尽管在他执掌这个欧洲负债最多的国家的八个月以来,希腊一直受困于动荡并且经济频临崩溃的边缘,但他通过广播列举了自己的成就,包括敲定一个新的援助计划和获得欧元区合作伙伴考虑债务减免的承诺。
  市场对这个声明并没有产生反应。当日,标普指数继续下跌,当天下跌1.7%。希腊债券下跌,10年国债收益率上升21个基点至9.56%。
  更多的波动
  穆迪消息公布后指出:“齐普拉斯的举动会增加方案实施的担忧,并且可能会使未来希腊当局的偿债能力置于危险中。”
  不过这个消息被欧洲各国领导人视为积极的。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对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表示:“齐普拉斯下台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不是危机的一部分。”
  齐普拉斯在1月份以反紧缩的立场而当选希腊总理,不过在促成了他本人曾经反对的增税和限制支出的措施后,他面临了所在的激进左翼联盟的反抗。
  党内清洗
  希腊需要通过10月份的审查来满足国际救援方的救援条款以及加强偿付能力的要求。根据希腊的法律,如果最新一届的选举离上一届选举的时间间隔不到18个月,那么政党领导人有权决定谁能够出现在候选人名单。
  著名的激进左翼联盟反对者前希腊社会保障部长Dimitris Stratoulis指出,激进左翼联盟所谓的左派将会脱离该党独立进行选举。他在Skai电视台演讲中称,这次选举为希腊人民提供了建立“反救助战线”的机会。
  Axia Ventures Group Ltd分析师认为,在Potami和Pasok等亲欧政党的支持下,选举的赢家能够创建一个有能力通过并实施改革的强大联盟。
  反对派
  与此同时,最大的反对党将有机会在3天的时间内组建一个联合政府——在希腊宪法框架下的程序性的形式,预计不会阻止提前选举。希腊第二大党新民主党的领袖杰洛斯-梅伊马拉基斯(Evangelos Meimarakis)表示,如果收到总统的邀请,那么他将尽一切可能来组建一个联合政府,最快在周五前建成。
  新上台的领导人将不得不遵守承诺,并不应该对债务减免抱有希望。
  领导着欧元区财长集团的荷兰财长迪塞尔布洛姆(Jeroen Dijsselbloem)在一份电子邮件中称:“希腊遵守对欧元区的承诺是至关重要的,我希望此次选举后我们能够得到新希腊议会的更多支持。”
  正携手欧洲央行和IMF与希腊展开第三轮救助计划谈判的欧盟委员会也对9月份的选举作出了积极的回应。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在推特上说道:“希腊提前选举可能是一个能够增加对欧洲稳定机制(ESM)项目支持力度的途径。”(腾讯财经)
  
  
  德媒:日本经济进入黄昏期 盟友已投入中国怀抱
  二季度速报可谓是对经济形势的真实反映,安倍经济学未能促进国民收入增加,从而拉动消费,也未能提高广大中小企业的生产经营效益
  17日,日本内阁府公布了今年4月至6月份国内生产总值(GDP)速报,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比上季度实际减少0.4%,折算成年率下降1.6%。至此,日本经济已连续3个季度出现负增长,凸显出市场对“安倍经济学”前景感到担忧。
  2012年底,安倍再次执政后提出的经济战略包括以量化宽松为主的金融政策、以扩大公共支出为主的财政政策、以振兴民间投资为主的经济增长政策。今年打出的新经济增长战略又包括产业再兴计划、战略市场创造计划、国际拓展战略等内容。这就是“安倍经济学”的主要内容。
  从执行结果看,安倍经济学是大企业经济学,日本国民大众鲜有受益。二季度速报可谓是对经济形势的真实反映,也是对安倍经济学的最严厉评判。问题的实质是安倍经济学未能促进国民收入增加,从而拉动消费,也未能提高广大中小企业的生产经营效益。
  从消费看,日本GDP中消费占据60%,如今消费不但未拉动GDP增长,去年GDP中消费占比反而比上一年度下降3.1%。其原因是全社会工资收入未能同步上涨。去年以来,虽然一些大企业的员工工资收入有所增长,但大量的中小企业员工工资并未同步增长。日本70%的员工在中小企业就职,面对日元贬值带来的物价上涨2.8%、职工收入仅增加1.3%,等于实质收入下降了1.5个百分点。特别是日本企业放弃维系社会稳定和经济增长后劲的终身雇佣制,大量采用劳务公司的派遣工。这些大量年轻的非正式员工的出现,使社会基层的收入状况变得越来越不稳定。
  从企业政策看,为减轻企业压力,日本政府在本财年将企业税从34.62%削减至32.11%,加之日元贬值后大企业的海外子公司利益回流加大,令大企业利润日益丰厚。日本经济规模中,中小企业占98%,每一家生产型大企业的周围都有数十家甚至上百家与之配套的中小企业,近两年大企业的收益增加后并未反馈到这些中小企业。中小企业的产品主要投放国内市场,而原材料依赖进口,因此日元贬值令原材料进口成本增加。大阪商工会议所的调查显示,日本关西有63.8%的中小企业认为,如果日元汇率长期维持在目前低位,将造成“较大负面影响”。
  从税收政策看,去年4月日本消费税从5%增加到8%,严重抑制了国内消费。从历史上看,日本的每一轮增税都对之后的消费造成影响。1997年消费税从3%上涨到5%时,增税前的突击消费规模为2万亿日元,去年增税前突击消费据说达到3万亿日元,前期的突击消费需要很长时间方能消化。按现有计划,2017年4月日本消费税将提高到10%,对市场的影响可想而知。
  从企业效率看,除大型生产企业外,日本众多企业效率相对下降。相比上世纪80年代日本4.4%的平均GDP实际增长率,90年代这一数值仅有0.9%,因此迄今被称作“失去的20年”。特别是服务业等第三产业生产效率低下。如今日本制造业企业员工、设备等资本的生产效率相当于上世纪70年代的2.8倍,但服务业等非制造业仅相当于同期的1.2倍,特别是金融、保险、零售等行业的生产效率远低于欧美发达国家。
  日本经济再生担当大臣甘利明称,二季度速报为“临时性增长下滑”。他说,随着收入环境的改善,个人消费会逐步改善,因此预测日本经济景气将缓慢恢复。不过,由于“安倍经济学”动力不足的状况已被市场看得很清楚,日本社会及经济界抱乐观态度的人恐怕不多。(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全部评论 登录 可发布评论哦! 发表
立即下载

享用更佳体验,上中金财经APP

24小时热文

最新阅读

精彩博文
圈主视点

分享到

取消
X

使用更方便哦!不再提示

收藏成功收藏成功收藏成功

立即下载

享用更佳体验,上中金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