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在线 > 理财 > 财·生活

|财·生活

《北京折叠》隐喻:未来的穷人连被剥削价值都没有

秦朔朋友圈 佚名

|
  《北京折叠》的隐喻:未来的穷人连被剥削的价值都没有?
  2016年8月21日,第74届雨果奖正式揭晓,郝景芳的《北京折叠》荣获2016雨果奖最佳中短篇,使她成为亚洲第一位获得雨果奖的女性,也是继2015年刘慈欣之后“第二个获得雨果奖的中国人”。
  郝景芳在清华附中读高三的时候,曾拿到过第四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那年郭敬明也是一等奖。这个名次本来能获得北大中文系免考资格,但她放弃了,还是选择进入清华物理系。毕业后她做过IMF兼职经济学家,在国务院研究中心的机构内工作,业余时既写科幻小说,又给自己的书配插画,而且颜值还很高。
  套用流行的说法,她就是一名标准的“斜杠青年”:物理学家/经济学家/小说家/插画家/网红。
  那么,她的这篇获奖小说到底写了些什么呢?
  1
  《北京折叠》说了这么个故事:
  22世纪的北京,空间被分为三层。
  上层500万人口,生活24小时,随后被封入胶囊沉睡。城市折叠,变出另一个空间。
  中层2500万人口,大多是白领,生活16小时。当他们睡下后,城市再次折叠,又出现一个空间。
  下层5000万人是清洁工和个体户,生活8小时。
  你也许看出来了,这是一套空间和时间的双隔离模式:500万人享用24小时,7500万人共享另外24小时。
  主人公老刀为了给养女交幼儿园择校费,铤而走险给人送信,穿越了三个空间。在此期间他看到了上层的有夫之妇对中层小白领的玩弄,也被从下层奋斗到上层的好心人出手相救,最后终于有惊无险地返回自己的第三空间。
  整个故事既充满科幻色彩又非常切合现实生活,这当然也得益于郝景芳的独特身份:作为在“第二空间”生活的人,因为种种契机接触了大量社会底层的现状,也有机会见识到上层社会的生活方式,跨度极大的个人经历让她的写作视野更开阔,层次也更丰富。
加载全文

全部评论 登录 可发布评论哦!
加载更多

精彩博文
圈主视点
立即下载

财视APP,我的智能移动投资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