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在线 > 理财 > 债券资讯

|债券资讯

流动性结构性矛盾凸显 债券收益率曲线或“熊陡”修复

经济参考报 王洋

|
  国泰君安期货金融衍生品研究所 王洋
  2017年影响通胀预期的国内大宗商品价格和债券收益率之间始终保持着节奏上的同步,表明除却上半年的金融监管政策的冲击之外,债券收益率基本反映经济增长、通货膨胀和货币政策等因素的预期。9月份以来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南华工业品价格指数自9月份以来的下跌幅度达到11.92%,南华综合指数下跌幅度也达到9.84%,其中“绝代双焦”等部分品种跌幅更是接近30%。无论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的原因是需求转弱还是库存增强,或都将意味着通胀预期的回落,并且从数据来看,宏观经济始终维持着“无通胀、无通缩”的温和价格水平,但是在这种背景下,债券收益率却并没有延续类似6月份的下行行情,反而在商品价格下跌的同时维持着上行局面: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9月初的3.6353%上行至3.6540%,5年期国债收益率从3.6181%上行至3.6462%。仅仅9月下旬出现过基于央行货币政策边际宽松的短暂交易性做多行情,也在央行“远期定向降准”政策落定后迅速归于沉寂。9月以来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和债券收益率震荡上行之间的背离在2017年5月同样出现过一次,不过进入6月份后两者之间逐步弥合。
  9月份大宗商品价格和债券收益率之间非同步调整与5月份相同的情况是,两者均出现了债券收益率曲线的扭曲。5月份债券收益率曲线从初始的倒挂演化至“双驼峰”的M型收益率曲线结构,并且长短期期限利差之间的倒挂持续了20天之久,在此之后收益率曲线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陡峭化修复,再度于9月份出现了短暂倒挂的现象;9月份以来债券收益率曲线同样处于扭曲的状态,10年期和1年期收益率上行的同时,流动性状态稍差的7年期债券收益率反而出现了下降,唯一与5月份不同之处在于9月份债券收益率曲线从倒挂演化为“单驼峰”形状的期限结构。然而造成两次收益率曲线扭曲的原因则各有不同:5月份金融监管政策从紧预期升温是导致“双驼峰”的主因;9月份则是流动性紧张的隐忧持续存在,即便“远期定向降准”也难以缓解的流动性结构性矛盾引致。
加载全文

全部评论 登录 可发布评论哦!
加载更多

精彩博文
圈主视点